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挖到一艘宇宙战舰 > 第321章 新春春大吉

第321章 新春春大吉

1997年春节,姜余和父母第一次在京都过年。

今年临近港岛回归,春晚的舞台格外精彩纷呈。

全国人民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到处呈现了一片喜气洋洋的祥和气氛……

按道理,全世界大部分华人华裔都会欢天喜地的庆祝这一年一度的传统佳节。

可是,印尼雅加达的华裔群体们却被一股不详的阴云笼罩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开始在华裔群体中传播。

1965年的种族大屠杀,将有可能在近期再次重演。

随着时间的流逝,华裔们担忧的情况似乎越来越明显。

他们发现在家中的周围,出现了越来越多不明身份的土著。

他们有些贼眉鼠眼,非常猥琐;有些穷凶极恶,浑身戾气,就像是饿极了的野狗般。

尽管印尼政府已经在辟谣这种毫无征兆的担忧,但当地的华裔依旧不断地收到暴徒寄出的恐吓信。

熊德龙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不仅收到了恐吓信,还收到了一些特殊的“礼物”。

比如说,不知道是人还是牲畜的内脏,用血涂鸦的斩首画,以及各种各样的恶心道具。

这些东西都没吓到他,反而激起了他无尽的愤怒。

明明是白人收割了印尼,而这些贱种们却反过来要过来找他们华裔的麻烦,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

难道就因为他们有钱?

他们就算是有钱也比不过那些印尼的当权者啊。

社会上说他们华裔掌握了印尼80%以上的资产总额。

其实那些都是狗屁,完全是没影的事,子虚乌有罢了。

要知道,印尼的国民经济组成大部分都是由国有企业掌控的,私有经济还未超过一半。

而且,私营经济中的那些暴利行业,绝大部分都被那些印尼的政治家族所垄断。

他们华裔基本上也只能在一些比较低端的加工和制造行业里面埋头苦干,求生存。

他猜,这都是政府里面某些官员为了转移社会经济危机,故意瞎编的谎言,挑拨两族之间的是非。

印尼在去年的金融危机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他们持续了30年的经济繁荣分崩离析。

暴跌的本币以及暴涨的物价使得印尼当地人埋怨不断。

1997年,元月一日。

雅加达股市已经跌破至95%,与此同时,许多企业倒闭,工人失业,社会经济萧条。

他们当中许多有价值的零售集团、矿产公司或种植园纷纷倒闭后,都被克里斯·沃森用极低的价钱收购了。

而这些产业,在此之后又被当地注册的狼牙佣兵团接手后,继续正常经营。

像这种类似的经商模式,以后都会成为姜余产业中一个常态。

凡事在经商环境恶劣的国度,姜余旗下的产业都会先由当地成立的狼牙佣兵团接手,其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印尼狼牙佣兵团的战务首领是一位老毛子,名字叫卡塔夫。

前苏联垮台前,他就是一位陆军中校。

前苏联垮台后,他拿到了五美元的退役补贴。

俄罗斯成立后,他又成了一位陆军上校,每天啃着桦国送过来的方便面和土豆得过且过。

车臣战争中,因为战局不利又被就地免职。

这位老兄感觉非常冤,上面不给足量的粮响,就让他们饿着肚子去打仗,怎么可能打得赢嘛?

有没有士气先不说,士兵上战场之前都会考虑有没有足够的抚恤金留给家中的父母。

若没有,那他们还打个屁啊!

现在又不是卫国战争,万一在战场有个伤残,甚至死亡,家中年迈父母和妻儿谁来养?

身为上校的卡塔夫,虽然很爱国,但也对寡头控制的俄罗斯失望至极。

他一个月的工资,甚至连一天的伙食费都不能满足(货币贬值、通货膨胀)。

试想,跟他相差N多档次的底层士兵又是怎样的心态?

在家待业的他,听老朋友介绍,就满怀期待的来参加雇佣军。

结果,第一梯队已经人满为患,他只能选择第二梯队的狼牙佣兵团。

当然,第一梯队的龙牙佣兵团就算是没有招满,也不会雇佣他。

个中缘由,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卡塔夫被分配到印尼狼牙佣兵团的战务部,每月有1500美元的基本工资,战时视战功额外给奖励。

这个薪资若放在龙牙佣兵团,连最末尾的佣兵都不带正眼瞧的。

但这对一贫如洗的卡塔夫来说就绝对是一笔巨款。

每个月底,他都会把这大部分钱汇给家里。

就这些钱,他家人在圣彼得堡就过的非常殷实,令无数人羡慕…

2月10日,除夕。

卡塔夫在办公室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熊德龙。

熊德龙先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才把他此行的目的简单说了出来。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悬赏击杀暴徒,保护弱小的印尼华裔族群。

击杀一个暴徒,500美元。

保护一个华裔,一万美元。

为了让狼牙佣兵团放心,熊德龙还特意拿出了一本一亿美元的本票给卡塔夫验查。

这一亿美元是新加坡星展银行开具的,通过电话验证,卡塔夫相信了他的话。

在此之前,上面有交代他,若是有人出钱雇佣他们办事,只要不违法,不违道德,可以接下。

在印尼,狼牙佣兵团的基本业务都是合法的,包括熊德龙刚才发布的委托任务。

卡塔夫很好奇这位名叫熊德龙的西方白人,为什么对华裔这么关心?

为什么又对印尼本地土著如此恨之入骨,居然出钱买人头?

熊德龙有高高的鼻梁、棕色的皮肤、一头银白色的卷发,明明是一张西方人面孔。

卡塔夫很谨慎,他可不希望自己傻里傻气的掉入一个被设计好的陷阱里。

他借口出去打了个电话,希望上级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建议。

没让他等多久,上面就给了他回复:

干!

熊德龙听到这一个字,感觉浑身都酥软了。

发财的机会终于送上门来了!

这他么的就是送钱啊!卧槽!

雇佣兵最大难度的工作不是战斗,而是保护。

20个暴徒就抵得上一个被保护的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一梭子弹的成本而已!

至少,在这个东南亚奇葩的国度,就是如此。

非常客气的把熊德龙礼送出门后,卡塔夫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分散在印尼各地的指挥官集结起来。

那可是一亿美元啊!

既然亮出来了,就别拿回去了。

卡塔夫望着窗外下那些行走中的印尼土著,眼冒金光。

他很是感慨,这些天遇见桦国人同事,都会来一句好听的词句。

新春大吉!

桦国人果然都是有先见之明。

这不就是新春大吉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