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霍格沃茨的熊猫人教授 > 第186章 格林德沃和烧麦

第186章 格林德沃和烧麦

两个老头面面面相觑,看着桌子上抱头蹲伏的汤姆·里德尔啧啧称奇,苏主席说:“年纪轻轻就不学好,霍格沃茨是怎么教学生的?”

岚风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他变成这样应该是因为童年影响,和学校教育没啥关系。”

窦局长则不同意这样的说法:“能在学校学到怎么制造邪器,还说和学校教育没关系?要是我的学生敢碰这些东西,腿给他打折!”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话有些漏洞,他补充着:“要是毕了业,没经过允许碰这些东西,腿也要打折!”

也是,身为法术安全局局长,对标英国魔法部的傲罗,确实有责任将玩黑魔法的家伙绳之以法。

“不说这些,先看看怎么把这东西弄进罗盘里。”岚风不想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毕竟他现在也是霍格沃茨的一位教授,而且自己也额外教授了学生一些奇怪的东西,纳威、吕陈陈和卢娜的武僧传承,哈利和罗恩的圣光之力。

虽然他自己觉得这几个孩子都是心地善良的主儿,但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没准这几个就成为将来的大魔王了,而自己...罪恶之源?也挺带劲的。

想着想着就想远了,但身旁的苏主席和窦局长则被岚风的话拉回了今天的正事。

如何将日记本里面的灵魂碎片转移到鬼木罗盘里面,窦局长之前有一些预案,不过使用哪一种,还需要将这个日记本的原理弄明白,让偶才好下手。

窦局长将日记本合上,虚像汤姆·里德尔回到了日记本里,仔细端详一阵子,然后交到苏主席的手里,自己拿起刚才那只朱砂笔,在空白的桌面上开始写写画画。

接过日记本的苏主席翻看了半天,又释放了几个法术,弄得日记本的纸张扑棱棱乱翻:“这本子也不咋结实,稍微上点手段就能毁了,看来这个伏地魔也不怎么厉害。”

在桌上奋笔疾书的窦局长头也不抬:“光毁本子没用,毁了本儿,跑了魂儿,要是抓不住魂儿,不知道又有多少麻烦。”说完,便不再理会。

苏主席插不上手,便和岚风聊了起来:“这次放几天假?能在这边待几天?”

岚风回过神:“半个月的假期,要是没事能一直在这边待着,本来就是打算带着格林德沃在这边看看,现在看来也没我什么事了。”

格林德沃有马大爷带着,自己放心,法协会这边也放心,毕竟格林德沃身上挂挂着个“初代黑魔王”的名头,而且自己其实对中华法师界也没那么熟悉。

“郭雅呢?也会过来吗?明天是西方那边的圣诞节,今天晚上是那个...平安夜,不得团聚一下?”

岚风摆摆手:“我又不过圣诞节,上辈子过春节,这辈子过丰收节、冬幕节,更何况我又不信耶稣。”

岚风这时想起来,似乎冬幕节也就是这几天了,和圣诞节也挺有相似性的。郭雅自然也是会庆祝冬幕节的,但入乡随俗,今年就让她和自己一起庆祝春节吧。

岚风接着说:“郭雅最近忙得很,那些西方国家的魔法部傲罗们都放了假,正是守备最松懈的时候,她要趁这个功夫多运送些东西,而且学生们都放假了,炉石酒馆的生意也忙了起来。哦对了,前几天在英吉利海峡上,她还带着人和英国那些家族打了一架。”

“没吃亏吧?”苏主席问,但随即发觉自己问得有些多余了,要是郭雅吃了亏,岚风肯定就杀上去了。

至于郭雅为什么会在英国公海上和英国人打,他稍微想了想也能猜到缘由,无非就是挑起矛盾或者给个教训,又或者两者都有。

“不过,格林德沃刚刚出狱...也不算出狱,反正我观察下来,他对今年的圣诞节好像还挺重视的,他是个仪式感挺强的人。”岚风这样猜测着,在隆巴顿庄园见到格林德沃的时候,他就戴了一顶有些幼稚的圣诞帽,来到中华,他系了一条红绿色的围巾,而且他身上还带着糖果。

苏主席点点头:“需要准备什么?火鸡?咱们这儿不吃那玩意儿啊?要不我去国宾馆请几个西餐厨师?”

“不至于!不至于!”岚风觉得苏主席有些夸张了:“一起吃顿饭热闹热闹就行,没必要特备准备什么东西。”

“那...晚上去东来顺涮羊肉?”

岚风竖起个大拇指:“好!”

决定了晚上吃什么,两人见窦局长依旧没完事的意思,苏主席就回去自己办公室处理事情了,岚风也拿出一本书,翻看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家各自都有事情做,便也没发觉时间的流逝。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苏主席带着马大爷和格林德沃走进来,他的手里还提着几个铁质饭盒,岚风这才发觉,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早上只吃了煎饼果子,现在都有些饿了。

苏主席挥挥手,茶桌便腾干净了,移到办公室中间,椅子也围着它摆开,他让两个老头先坐下,这才将手里的饭盒放在茶桌上,打开来。

饭盒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烧麦,从顶上的小开口可以看见,应该有好几种馅料;除此之外,还有炸三角、马莲肉、乾隆白菜等小食,看上去就让人胃口大开。

“这是让人在外面街上的都一处烧麦馆买的,算是老字号了,虽然味道不是这北京城最好的,但也算是能代表老北京特色了。”苏主席这样解释着,说完又冲着办公桌喊:“老窦,别忙活了,过来先吃饭,吃完饭再弄!”

苏主席的话,窦局长显然是听见了,但他手下很稳,等已经落笔的这一道画完,他才直起腰,将朱砂笔放好,然后喊了声:“马大爷。”

就找地方坐下,也没客气,抓起一个烧麦就往嘴里搁,应该是写写画画一早上,有些饿了。

其他人也不见怪,纷纷动起手,格林德沃上手稍微慢一些,倒也不是不想吃,而是因为想看一看其他人是怎么吃这个烧麦的,自己再有样学样。

但见这位姓窦的局长直接塞进嘴里,而岚风则往里面滴点陈醋再吃;格林德沃便将两种吃法都尝试了一下,发现两种吃法各有风味,但都很好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