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我的时空穿梭手镯 > 第45章 最珍贵的礼物《求推荐》

第45章 最珍贵的礼物《求推荐》

大反派成昆死亡,谢逊自行了断,六大门派与明教暂时化解了恩怨,冰火岛一行,算是圆满的落幕了。

而作为出来揭发成昆恶行的徐然,也当之不愧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在诸多武林人士心中,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此次,多谢徐少侠站出来,揭露了成昆的恶行,不然的话,我少林寺还会一直蒙在鼓里,与明教火拼,让成昆的阴谋得逞”空闻神僧走了过来,对着徐然感激的说道。

“大师严重了”徐然微笑道。

随后,其余五大门派,以及明教的人,也纷纷上来敬仰或者感激徐然一番,张无忌郑重的向徐然表示感谢。

因为他的义父在临死前,得以沉冤昭雪。

六大门派和明教,并没有发生火拼,因为真正的仇人谢逊已经死去,随后坐上大船,纷纷离去。

冰火岛,还有一些人停留在岛上,寻找屠龙刀。

谢逊死亡,屠龙刀不知道被谢逊藏哪儿了,或许屠龙刀会一直遗失下去,或者会被人捡到,但是这都不关徐然的事情了。

此刻,徐然和赵敏,正坐在少林寺的船上,返回大陆。

两人并肩在船头。

“此行过后,你准备去哪里”赵敏在徐然旁边,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徐然茫然的摇了摇头。

徐然心中也有些奇怪,此行自己可是在六大门派,明教,诸多小门派面前,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向。

按道理来说,脑海中的名动天下任务,应该是完成了,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提示,这让徐然有些疑惑。

难不成自己,这一辈子只能够停留在这个世界不成。

“要不要,去大元看看”赵敏看向徐然,眼眸中带着期待之色。

“大元啊,暂时没想过”徐然摇了摇头。

“哦”赵敏哦了一声,眼神中出现一丝黯然,但是很快,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这一次,在海中航行的很顺利,花了大半天时间,就到达了陆地,在陆地,徐然与少林寺的一行人分别。

“徐少侠,有空来少林寺做做,我少林寺自当大门敞开,迎接徐少侠的到来”空闻大师离去之前,对着徐然微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徐然客气的说道。

随后,空闻大师,就带着少林寺一行弟子离开了。

林凡和赵敏,来到了那个中年渔夫的家里,敲了敲门,渔夫的妻子欣喜的打开门,当看到只有两人,没有丈夫的时候,眼眶渐渐红了。

她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对不起”赵敏在一旁弱弱的说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愧疚。

因为两人租船出海,使得中年渔夫永久性的丧生在了大海之中。

徐然沉默,也不好意思面对渔夫留下的遗孀。

“不怪你们,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渔夫的妻子,蠕动了嘴角,然后说道。

其实,她心中还是恨徐然和赵敏的,因为对方的租船,使得自己的丈夫死在了大海中,但是,他们收了对方几百两银子,只能够说明,她的丈夫,贪心了几百两银子。

“过几天之后,我会派人来安顿你们的,保证不会有人伤害你们”赵敏看着渔夫妻子说道。

“不用了,谢谢”渔夫妻子说道,随后转过身,嘭的一声把门关上,随后,里面传来了呜呜的哭泣声。

“我们走吧”良久之后,徐然叹了一口气说道。

随后,两人离开了这里,最终一路向北,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回到了绿柳山庄里面。

“郡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离开了”徐然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

因为任务一直没有提示完成,徐然显得很沮丧。

“你要去哪儿”赵敏问道。

徐然答道:‘不知道,或许浪迹天涯吧’。

徐然的语气中,带着怅然若失的说道。

反正,自己从山谷里出来,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还有十个月的时间,凭借自己的本事,总能够完成任务的。

“你等等”忽然间,赵敏叫住了即将转身的徐然。

赵敏脸上下了一副重大决定的表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摸出了一把细小精致的匕首,俏脸绯红,低声说道:‘这,这个,送给你,你要好好保管好’。

当徐然看到赵敏手中的匕首时,浑身一颤,后者手中的匕首,竟然是贞洁匕,象征着草原女子的贞洁。

而此刻赵敏的神情,也颇为的娇羞,一副小女儿家家害羞的神情。

对方把贞洁匕送给自己,意思在明白不过了,此刻,哪怕徐然是钢筋混凝土直男,也能明白后者的心意。

草原女子主动把自己的贞洁匕送给男人,就说明她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徐然迟疑了,并没有欣喜的去接。

而徐然的迟疑,也让本来处于害羞中的赵敏,神色变得惊愕,失望,俏脸变得苍白起来,眼眶也渐渐红了。

她身为汝阳王府郡主,第一次向心仪的男子,送出自己最珍贵的贞洁匕,可是被拒绝了,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对不起”良久之后,徐然低声说道。

赵敏咬着嘴唇,娇躯颤了颤,目光静静的盯着徐然,一言不发。

随后,徐然转身就走,而赵敏只是看着徐然远去的背影,待徐然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后,泪水终于决堤。

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

离开绿柳山庄的徐然,准备回到山谷待几天,看看小猿猴,两天之后,徐然回到了熟悉的山谷。

当他出现时候,吱吱的声音传来,三四只小猿猴,兴高采烈的朝徐然跑了过来,兴奋地在徐然的身上跳来跳去,欢天喜地的抓徐然的衣服,挠徐然头发。

很快徐然的头发就被一只猿猴弄得跟鸡窝一样,乱糟糟的。

“小家伙,别调皮”徐然双手把蹲在他头上的猿猴抱了下来,抱在了怀中。

“隔一久不见,你们还是那么调皮”徐然抚摸着几只猿猴顺滑的皮毛,无语的笑了笑。

一连几天,徐然都在山谷中陪着这几只猿猴,睡在山洞中,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徐然总是失眠。

因为脑海中,有一张带着绝望的俏脸,总是挥之不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