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16章 学渣与学渣

第16章 学渣与学渣

何以雯来到事先约好地方,只见一个男人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还没等自己开口,男人率先开了口“请问你是何小姐吗?”

她上下打量了面前的男子,乱糟糟的短发,感觉好久都没打理过,格子衬衫蓝色牛仔裤外加黑色眼镜,妥妥的宅男范,就他这样能写出连哥哥都赞叹不已的文章?以往自己见到过的大作家,基本都是西装革履,说话风度翩翩,自信非凡,哪一个像他这样的。

难道是本小姐孤陋寡闻,见识的太少?还是人不可貌相,万一人家真的是隐藏在民间的写作大神呢!

想到这何以雯礼貌的问道“是的,我就是爱文影视的何小姐,请问你是?”

徐思成将手放在身后,恭敬的说道“我给你打过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有及时接听,还是你打过来给我,咱俩沟通一番,我发了截图,然后你约在这里见面。”

“哦,我看过你发的截图,截图的内容很不错,我想看看原稿,可以吗?”

徐思成手里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文件袋,整个人很纠结,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把手上的文件袋递到何以雯的面前,一脸认真的说“我把原稿给你,你能给我30万吗?”

何以雯满脸疑惑“你要30万,干什么?”

“我母亲生病了,需要30万,这是我辛辛苦苦写了几年的小说,你可能觉得它不值这么多钱,但是在我心里它是无价的,真的是没有办法才会把它卖了,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若不是走投无路,谁会舍得?”男子说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稀里哗啦的,何以雯感动的拿过文件袋,认真的说道“成交!把文件袋给我”

何大小姐雷厉风行,二话不说,直接带着他去银行汇了款。

汇款结束后,走出银行门口,何以雯准备拿出稿子看看的时候,男子不顾旁人侧目,激动的抓着何以雯的手在银行门口跪下道:“何小姐大恩大德,我徐思成这辈子没齿难忘。”

何以雯连忙叫他起来,“不用谢,你要是有这个心,可以留张我的名片,正好我公司缺编剧,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嗯,我会的,谢谢你,如果何小姐没有什么事,我可以走吗?”男子接过名片,笑呵呵的看着她。

何以雯不解:“你走那么急,干嘛?我们不应该好好的聊一下关于稿子后面的发展吗?”

徐思成看了看手机时间,故作为难道:“我还要打工还债,再不走,就赶不上时间了,要是让老板知道,他又会以迟到为由扣我工钱的,这个月扣了三次了,再扣下去我就喝西北风了。”

何以雯:“原来是这样,你上班要紧,我这边暂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徐思成连连点头,“谢谢何大小姐体谅,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走后,何以雯内心狂喜,就这么轻而易举搞定了一份剧本,本小姐真是太棒了,有没有?我要为自己疯狂的打call,自己是最棒的,去吃顿大餐,好好的做个SPA犒劳自己。

回到家后,她兴高采烈的打开文件袋,瞬间傻眼了,里面除了发给自己截图的十几张原稿,其他全是白纸。

自己被人被骗了吗?何以雯气的把文件袋往地上一扔。

就这么没了30万,好心疼啊,虽说在以前30万只是买一个包包的钱,但是现在不一样,30万是我的老本啊!钱花一点就少一点了,好心疼啊。

在一个偏僻的酒吧里,徐思成拿着现金,递给对面一个戴着大金链子,叼着雪茄的男子,男子接过钱轻蔑看着对面贼头贼脑的他,调侃道“你小子不错啊!这么快赚到了钱,有什么发财的秘方,跟哥哥讲讲,下次你来哥店里喝酒,我给你优惠点”

徐思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哥,你见笑了无非就是骗了个傻姑娘”

“喝酒喝酒,快跟哥讲讲怎么骗那傻姑娘的,说出来让大伙乐乐”看见带头大哥笑了,旁边的保镖,也跟着乐起来。

徐思成端起酒杯,开始讲起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在前几天,我在大街上闲逛突然接到一份传单,传单上写着高薪诚聘文学特别好的人,本来我想扔掉,但转头一想,住我楼下有一个小伙子每天打三份工照顾他患病的老母亲家中还有年幼的妹妹,他虽没读过几年书,但是写的字是真不错,有空的时候经常坐在门口涂涂写写,别人不知道写的什么,这件事整个楼都知道,我就寻思,他文采是不是很好?

于是,我悄悄的去他家,在一个小桌子上发现十几张字迹工整的手稿,也没多想就偷偷的拿了出来,打电话通知那个诚聘文采特别好的人,刚开始打了一遍,占线,又打了一遍没人接听,我心想这不会是骗人的吧!又试着打了最后一遍还是没人接听,气的我把传单扔到一边,再喝了点小酒,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睡过去了。

等我醒了没过一会,那边就打了电话来,怕他们要检查我是不是真的有文学水平,哥你想想,我自己大字不识几个,被他们一查不就露馅了,于是我就跟她说这是手写的,只能发手写的稿子给你,还问这样可以吗?她说可以,我立马把那几张手稿拍了上去,过了一两个小时吧!收到那姑娘的回复:说什么文笔不错,想象力丰富之类的话,我当时乐的一拍大腿,这是有戏的节奏。

事不宜迟,赶紧和她约出来见面,见面的地方就在市中心广场,那儿人多,我也不想惹事,随身携带的小刀没敢随便用,等我见到那位姑娘的时候,刚哥你还别说,那姑娘个子高挑,身材纤细,人还长的还挺水灵的,在见她之前,幸亏提前做好了准备,我先跟姑娘来了一段苦情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的不幸,创作者这稿子是多么的不容易,怎么惨就怎么说。

本来打算如果她不信,我就把她骗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逼她把钱交出来,还没等用第二个方法,她就信了,还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希望我去她的影视公司工作,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就自己那低的不能再低的文化水平哪能去当影视公司编剧啊!刚哥,你说说,现在有钱的姑娘都这么傻吗?白花花的20万软妹币就这样被骗到手,完全没一点压力。”男子无奈的摆摆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洋洋自得的翘着二郎腿。

刚哥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为了搞钱,一点下限都没有,那么水灵的姑娘你都忍心骗,说实在的我挺鄙视你的,赶紧把欠我的钱,还给我。”

徐思成笑了,把20万现金放在刚哥的面前,刚哥使了一个眼色,手下的小弟,把借条放在桌前,他拿起借条若无其事的走了。

在男子走后,刚哥猛的吸了口雪茄,拍着桌子不满的说“为啥?为啥?我怎么碰不到这么好的事呢!有钱的傻妹子,你在哪儿?”

旁边的保镖见自己大哥这样,掏出手机,给酒吧老板打电话,让他赶紧送几个妹子进来,安慰安慰刚哥。

刚哥望着如此上道的小弟,满意的点了点头。

何以雯无力的躺在床上,想起以前血拼的辉煌时光,买30万的包包,都没心痛过,被人骗了30万,为什么如此心痛,自己心痛钱吗?不!我最恨别人骗我,尤其拿父母重病骗我,本小姐,就算耗尽剩下的钱,也要把你找出来,用父母当借口来骗钱最可恨了!说起父母,就想到了小时候,自己父母还没去世,爸爸妈妈最喜欢带着我和哥哥一起去度假的美好回忆,想着想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把床单浸湿一大片。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你在天上还好吗?

她忍不住的哭出了声,整个房间都回荡凄惨的哭声。

第二天,何以雯拿着东西去附近的派出所报案,刚进派出所就遇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人不就是上次在山水酒店遇到的警察吗?那个人也好像看到自己,在门口大喊“小姐,等下”

路过的行人纷纷的看着她,何以雯尴尬至极,赶紧的往回跑,嘴里嘀咕着:难不成发现上次留得假名了,不行,换家派出所。

一个人在前面跑,另一个后面追,奈何何以雯腿短,没过多久,就被他追上了,

林宣气喘吁吁的对她说道“何小姐,你怎么跑这么快?”

何以雯喘着粗气回应道“你找我有事吗?警察先生”

“你上次留的号码,我打电话过去了,那人说没去过山水酒店,对上次的诈骗案不知情”

“我实话说了吧!那是我嫂子的电话,她不知道很正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姓何”

“是你嫂子告诉我的。”

何以雯有些愧疚“真的很对不起,我错了,警察先生,请原谅我这个无知的少女吧,接下来的地方,你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配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