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18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18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二天早上,身边的人早已不见了身影,何以澈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急忙的跑到客厅。

客厅里只有妹妹坐在沙发上吃早餐,何以雯看见他起来了,兴奋的喊着:哥,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早餐,一起来吃吧!

何以澈接过早餐,漫不经心的问“你嫂子呢!今天不是周日吗?她现在不应该在家里休息吗?”

何以雯一脸嫌弃的看向自己的哥哥,都天天晚上睡在一起,才少见一刻都要问,叹了一口气说道“南天集团明天开年度会议,她做为分店总经理要提前准备的,一大早就去酒店了。她走的时候,我才刚起来,当时天都没亮!”

“那她应该没有吃早饭吧!”

“当时大街上都没什么人,怎么可能买到早餐,哥哥你放心,南天酒店好歹是大酒店,里面有早餐的,以我对颜英姐的了解,她不会让自己挨饿的!这个肉包可好吃了,里面的肉油而不腻,味道鲜美哥哥来吃一个”说着把肉包递到他的面前。

他拿起肉包吃了一口,味道果然不错。但一想到,自己老婆可能现在什么都没吃,他就吃不下去了,向妹妹问了问包子店的地址,拿着钥匙,出了门。

于记包子铺的包子因为物美廉价,吸引了很多的客人,才7点,门口就排了好长的队伍,在排队的过程中突然有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何以澈回头一看,原来是王若烟。

何以澈满心欢喜的说道“王医生,好巧啊!你也来这买早餐啊!”

王若烟笑了笑“是啊!听说这边的包子好吃,我特地跑过来”

“王医生住在这附近吗?”

王若烟笑着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可以再去诊疗室治疗呢!接待小姐到现在都没通电话,上一次诊疗出了丑,没吓到王医生吧”

“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以澈你无须放在心上,最近我的诊疗日程排的有点满,过段时间就可以了。”

“那我下次去的时候,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没什么需要注意的,人来就好”

何以澈向店家买了5个老婆最爱吃的肉包,和6个烧卖以及4杯豆浆,付过钱后,笑着向王若烟挥手告别,头也不回的向车子方向走去。

王若烟看到他走后背影,失了神,直到后面的人提醒才回过神来。买了肉包子后,匆匆的离去,回到家后,把买来的包子直接丢了“小宝”(王若烟养的小哈士奇)

看着“小宝”吃的挺香的,她满意的笑了。

王若烟的确住在这附近,但她住在何以澈家隔壁,中间只隔一条小路。

她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的喝着咖啡,自语道“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呢!不光长的很像,背影也很像,就连有时说话的神态语气也很像,说他们是亲兄弟一点都不过份,可是根据掌握的资料来看,何源和他妻子只养育了一儿一女,听闻何源对他老婆是言听计从,老婆说东,他不会往西,看何以澈这样子多半遗传了他爸的宠妻基因,这样的男人是绝对没有私生子的,我的大宝也是这样宠妻的”

一想起自己大宝,王若烟高兴的嘴角上扬,大宝也是一个自己说东,不会往西的男人,事事以自己为重,事事以自己为先,本以为自己会和他做对无忧无虑的小夫妻,幸福美满的过这辈子,哪成想,最爱的他被病魔夺走了生命,那一天失去了最爱的大宝,也失去了自己和大宝唯一的孩子!一想起那天,自己的心就隐隐作痛!

何以澈来到酒店,经过上次的那件事,酒店的工作人员全都认识了自己,保安队长老陈热情的跟他打了招呼,告诉了他:“颜总自从进了办公室都没出来过,以往这个时候,她总会在酒店外面透透气,或者巡视一下酒店,今天没出来,感觉很奇怪,担心出什么事了?”

老陈一说到老婆可能出什么事,何以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路小跑冲向了她的办公室。

在门口,何以澈轻轻的敲了门,得到里面的人允许后,这才进了门。

颜英看见来的人是何以澈后,放下自己的矜持,像个散了架的骨头,瘫倒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演讲稿,振振有词的念着。桌子上摆着整理好的资料和要签的文件。

她指着沙发,说道“以澈,随便找地方坐!”

“老婆,你要吃东西吗?”

“我不想吃,我没胃口”

“包子很好吃的,你真的不打算吃吗?”

“我不吃”她一字一顿的说着,随后又沉寂在演讲稿的世界中。

何以澈看到自己老婆每天这么忙,而自己因心理疾病,整天无所事事,心中愧疚万分,更加坚定自己一定要把镜头恐惧症治好!早日的投入工作当中。

何以澈摸了摸手上的包子,包子早就凉透了,随即就出去了。

颜英还在背她的演讲稿,要在平时,早就背下来了,可是自己任职南天酒店(城郊店)这段时间以来,业绩只增长一点点,跟其他的分店比起来,差远了。

这样的结果,在明天的年度会议上,肯定底气不足啊!唉,越想越心烦。

颜英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光还要想着面对会议上股东的刁难,还要小心王副总这只狼,王鹏从城郊店酒店建立时候,就已经任职了,根基深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冒然行动,要一点一点的铲除,以防他狗急跳墙。

王鹏坐在家里的大沙发上,悠闲的喝起茶,他没啥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喝好茶,自己家里的茶都是万元一两,一买就是好几斤,别墅和豪车,自己的一切,都是南天酒店给的。

明天是南天的年度会议,自己不过就是个小副总,当然参加不了这种总经理以上的会议,自己参加不了,可颜英要去啊!城郊店自从颜英任职以来,业绩虽有点微增长,但是跟其他的分店比还是相差太多了,她肯定少不了挨骂,加上颜大小姐又是南天未来继承人,这样的增长水平,股东们肯定少不了刁难,再加上她那个“铁娘子”的老妈,哎呀,哎呀,颜英啊!明天你将多难受啊!

王鹏想到她明天将在年度会议上丢尽脸面,乐的哈哈大笑,他老婆听到丈夫的笑声走了过来。

“老公,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只是想起,一个很有趣的人”

“多么有趣,快说来听听”

王鹏笑而不语,只说“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加上我母亲的八十岁生日,我打算中午包下A市最有名的王记海鲜馆,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

王鹏妻子摆摆手,无奈的说道“老公,海鲜馆太贵了,要不换家常小店庆祝就好”

“不贵,才25万而已,我都已经交钱了,今天是我们结婚十五周年,无论说什么都要庆祝的。我要让曾经看不起我的亲戚朋友,看看我今天的实力。,”

“都依你,我这就去打电话通知亲戚们参加中午的寿宴”

看着妻子欣喜的小模样,他心里美滋滋的,反正南天酒店塌下来,有颜英扛着,自己只管吃喝玩乐就好!

何以澈把热好的包子端到桌上,他没有叫老婆吃而是自己自顾自的吃起来,颜英本来早上就没吃什么,一闻到包子的香味,就知道这是平时自己最爱吃的于记包子。

买的还是自己最爱的瘦肉包,肚子里的小馋虫一下子就被勾出来,满脑子都是肉包的香味。

在面对美食的诱惑下,颜英根本无法思考,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在念叨着:肉包,肉包,我要吃肉包。

可是刚才以澈问要不要吃东西的时候,自己明明说了不吃啊!现在突然又要吃,岂不是很打脸,忍住,要忍住心里说忍住,可是自己的眼却不时的往包子那边看。

何以澈见她有意无意看像肉包,心里十分得意,看来肉包勾引成功。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何以澈向颜英递过去一个包子,说道“听妹妹说,于记包子铺的肉包子特别好吃,帮我尝尝看”

颜英迅速的接过包子,心里自我安慰道:这是以澈自己给我的,不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不算打脸。

没成想吃的太快,包子刚下肚,颜英就打嗝了。

何以澈看她打嗝,赶紧的递过豆浆,她火急火燎的喝完豆浆后,打嗝好了很多,何以澈坐在沙发上默默注视着一切,笑着说“还要豆浆吗?包子还有3个,慢点吃,不着急”

颜英面色有些难看,问“你是笑我吃东西吃的太着急了吗?”

他感觉到现场的氛围有点不对,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何以澈一板一眼的回答道“没有啊!可能是包子太好吃了,食客迫不及待的想品尝它的美味,以至于打饱嗝,你不觉的饱嗝都在呐喊,包子太美味了!”甚至还做出呐喊的动作。

颜英看见他做的动作后,高兴的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接过剩下的包子慢悠悠的吃起来,看她吃的开心,何以澈心里也跟着开心!

吃完包子后,颜英又发愁明天的年度会议,何以澈看着老婆愁眉不展,很担心她会发生什么事。

“老婆怎么了?看你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颜英正发愁自己的苦没地诉说,正好这里有个最佳听众。

“还能是什么事,明天的年度会议准要挨骂,城郊店业绩不理想,难免会有异议,股东质疑我的能力,妈妈就会不高兴,妈妈不高兴,就会骂我,好可怕的恶性循环啊!”颜英高举着演讲稿,皱着眉头,长叹一声道

何以澈:“我爸爸说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为了不湿鞋而选择绕过河边,是十分愚蠢的想法,该来的终归要来,该走的终归要走,随遇而安”

颜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了,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谢谢!”

何以澈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都是我爸说的,谢我干啥?你应该说谢谢公公才对!”

好感瞬间全无,颜英白了他一眼,放下演讲稿,悠闲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何以澈也有样学样,也在沙发上躺起来,反正沙发够大,不躺怪可惜的,一转身就能看见老婆的感觉真好!

你睡,我就睡在你的旁边,你哭,我就逗你笑,多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多一点啊!

何以澈醒来以后,颜英正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工作着。

他没有起身,眼睛眯成一条缝,暗暗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有时候在一旁默默看着幸福。

颜英放下手里的工作,轻轻的走到他面前,说“不要装睡了,我都看见你眼睛眯成一条缝了”

“这都被你发现了,怎么发现的,我觉得我伪装的很好啊”何以澈笑着说道。

“我向你走来时,你的头随着我的动作微微的抖动,还有你的眼缝,稍微闭紧一点就好了”

“老婆可以啊,观察的够仔细的”

“那是必须的的,以前有空的时候,我经常看侦探小说呢”

“原来是这样,老婆,我们一起去吃王记海鲜吧!”

“把以雯叫上吧!”

“遵命,老婆大人”

他拨通了妹妹的电话,妹妹懒洋洋的接着电话“喂!哥有事吗?我睡觉呢!”

何以澈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啊!日上三竿了,还在家里睡大觉,来不来吃海鲜大餐,要来,赶紧收拾一下,现在就去王记海鲜店!”

一说起有大餐,而且还是海鲜,何以雯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的手舞足蹈“明白,等我,一定要等我”

她快速的穿好衣服,迅速的出门,龙虾,海参,本小姐来了!

颜英打电话给最常去的王记海鲜馆,老板告知:他们店被人包了6个小时,要到晚上7点半才接受外客。

她寻思着,现在是中午12点半,王记海鲜馆晚上7点半才接受外客,这中间相差好几个小时呢,

自己与以澈吃不吃海鲜无所谓,可是以雯却不一样,她不吃海鲜她难受。

颜英把这个情况告诉以澈,以澈没说什么,接下来,就是看何以雯那边怎么说,猜的果然没错,她听了那是相当的不高兴,非王记海鲜不吃,又不愿等好几个小时,反正说啥都不管今天就是要吃海鲜,还必须是王记的。

颜英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说道“以雯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得治治她,以澈你问问她,最想吃什么?有什么要求?不要说是我问的”

何以澈拨通了她的电话,以雯还在为吃不到王记海鲜馆的海鲜发愁呢!不情愿的接起电话“喂!不带我去吃海鲜,不要和我说话”

“小雯你有什么要求吗?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海鲜吗?”

何以雯一听这话,就来劲了,滔滔不绝的说起来“王记海鲜店的特制酱料,加上爽滑可口的大龙虾,还有肥美的螃蟹等等”

再听了以雯的要求后,颜英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以澈,你去海鲜超市,买这些海鲜,我去跟老板讨论能不能单独卖酱料”

何以澈感觉这个办法可行,于是两人就兵分两路,自己去买妹妹要的海鲜,颜英则开车去买王记海鲜店的酱料。

她来到了王记海鲜店后面,把老板叫了出来,刚开始老板还不愿意,说什么独门酱料,不与外带,颜英好说歹说,老板才同意高价卖几包特制酱料。

走的时候,颜英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去一看,那个人的身影不就是酒店的王鹏吗?

王鹏春光满面,搀扶着一个老太太,旁边还跟着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妇人。

看这架势,应该是王鹏带着老母亲参加他们宴会了。

休息的时候家庭聚会,颜英没多想,驾着车自行的离去。

今天是周末,出来游玩的人有很多,颜英在路上耽搁了好久才回去。

回到家后,以澈已做好海鲜了,饿了好久的以雯早就没了大小姐脾气

“你们怎不先吃啊!”颜英好奇的问道。

何以雯有气无力的回答“哥哥说,要等你回来才能动”

看见她这死气沉沉的样子,颜英于心不忍,把王记特制酱料放在她面前,何以雯看到心心念念的王记特制酱料,嘴巴像抹了蜜一样,赞叹道:哥哥做的海鲜很好吃,配上王记特制酱料那就更好吃了。将来我要找像哥哥这样会做饭,长的又好看,对家人又好的男人

何以澈没好气的白了妹妹一眼,“少在这里放糖衣炮弹,与其把后半生的希望放在男人身上,还不如靠自己”

何以雯有些委屈“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都不让我夸夸你”

何以澈不屑的摆摆手,无奈的说道“夸我没用,你找到正经事才是关键,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说话也有分量”

何以雯愧疚的低下头,默默的吃着大龙虾。

颜英将剥好的蟹黄,放到她的面前,笑着说“以雯,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找正经事”

何以澈将白嫩嫩的虾肉,递到老婆的面前,温柔的说“吃饱喝足,才有力气面对明天的年度会议”

何以澈不说年度会议还好,一说起来,颜英的心紧张了起来,明天的年度会议,简直是自己的道歉大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