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38章 住院

第38章 住院

颜英回到家后发现何以雯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电视。

快步的走到她面前,直接开门见山:“你对影视作品有什么研究吗?”

何以雯迟疑一会:“颜英姐,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为什么要创办爱文影视公司,你很了解影视圈吗?”

她认真的想了想,坚定的回答道“说实话,我并不是很了解”

颜英似乎还不死心,接着问“你创立爱文影视公司意义何在?”

“没有意义,我只想拍戏,我就是单纯觉得我演技挺好的不信你看”她话刚说完,一会儿眼睛瞪得圆圆的,一会痛哭流涕,哭的满地打滚,一会面无表情,呆若木鸡。据她的解释是:一个是表演恐怖,一个是表演伤心一个表演面瘫。

表演结束后,何以雯兴致勃勃的跑过来问哥哥“你觉得我表演的怎么样?演的是不是很赞”

何以澈站在原地无奈鼓了掌,并竖起大拇指。

感受到哥哥的鼓励,何以雯开心的朝他送了个飞吻。

随后,一脸真挚的看向颜英,希望得到她的鼓励。

迫于何以雯炙热的目光下,颜英热情的鼓起掌来,说出自己最违心的话“以雯,你演的真好!”

何以雯听后,满心欢喜“谢谢,颜英姐”

颜英已经不想和何以雯探讨演技这方面了,她只想想知道何以雯对于影视制作到底了解多少。

“你真的对影视圈一无所知吗?从剧本创作到发行这系列你知道多少?”颜英看向何以雯试探性的问道。

何以雯吃了块西瓜,摇摇头说“要说一无所知,也没有那么严重,但我知道一个好的影视作品需要好的剧本,为了寻找满意的剧本,所以我才耽误了这么久。”

颜英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问“如果你找到一部好剧本,你会怎么做”

“找人来演”

“找谁?”

“还能找谁?谁合适找谁呗!”

听到这句话,颜英的心情跌落谷底,上天啊,现在收回自己以前看好何以雯的话。

何以雯从进门到现在都觉得颜英怪怪的,怎么会问一些关于影视作品的问题,难道说,她手里有影视资源,故意来找自己探探口风,如果是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何以雯一脸真挚的问“颜英姐,你是不是有影视作品资源”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问我,关于影视作品的事”

“今天有个制片人和我谈合作投资”

“我猜,结果是谈成了,哎呦不错颜英姐”

虽然不想泼她冷水,但是自己还是要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颜英顿了顿,一本正经:“真实的结果是没有谈成,我还把制片人给气跑了”

何以雯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认真的问道“你在开玩笑吗?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啊”

颜英有些无奈,连忙摆手:“我没有”

何以雯痛苦的捂住自己胸口,大言不惭道:“我还以为你谈成呢!我刚才还在脑海中幻想着自己演女主呢!”

“这部剧有指定的女主,而且女主人气还挺高的”

“那女二,女三,女四”

“拜托你认清楚现实,我没跟制片人谈成合作”

“那怎么办?”

“我今天回家想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的,哪知道你创建爱文影视只凭一腔热血,当你说要办爱文影视时候,我还挺看好你的”

何以雯不敢直视颜英的眼睛委屈的说“你不是觉得名字好土吗?我还以为你很嫌弃呢”

“名字好土,不代表我不看好”颜英解释道

何以雯什么都没说,一溜烟的跑向房间。

颜英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瘫倒在沙发上,落寞的望着天花板:加上她,这是第二个今天被我气跑的人,我沟通能力有这么差吗?

何以澈放了一杯热牛奶在茶几上,温柔的说“不要躺在沙发上睡,会着凉,喝完热牛奶去卧室里睡”

颜英顺手拿过热牛奶,无奈的说“我又把你妹妹气跑了,你就不奇怪吗?”

何以澈笑了,淡定自若的看着老婆说“你又不是第一次气跑她,有什么好奇怪的”

颜英喝了一口热牛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又不是第一次气跑她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想起自己以前的辉煌历史,被我气跑的人不止她一个,她是失败者,我又何尝不是失败者呢!

何以澈察觉到颜英的异样,严肃的说“老婆喝完牛奶,快回卧室睡觉”

“我不想去睡觉”颜英失落的看着他

何以澈语气坚定“快回房间睡觉,睡一觉,说不定心情就会好很多”

“我不想回房间,我要躺在沙发,沙发挺舒服的”

“那你等下别怪我”

何以澈站姿面对颜英的身侧,欲伸出右手环住她的脖领,这姿势这动作不就是电视剧演的公主抱吗?

颜英有些诧异:“以澈,你打算抱我回房间”

何以澈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不可以吗?”

“你要考虑清楚,我虽然不重但也不轻,你行吗?”

你行吗?这三个字成功的燃起了何以澈的斗志。

“我行!颜英你要记住男人不可以说不行”何以澈脸色一沉,一字一顿的说着

此时的他斗志激昂,跃跃欲试,自己实在不忍心打击他。除了小时候被路叔叔公主抱过,就再也没被别的男人公主抱过,今天要被何以澈公主抱,还别说,我还有点小期待呢!

何以澈抱着颜英艰难的走在去主卧的路上,平时只有三分钟的路,可现在却走了五分钟。只见他面部通红,额头上直冒冷汗,大口喘着粗气,每走一步豆大的汗珠从脸上留下来。

他这是抱不动吗?预计再抱下去可能出事,颜英严肃的命令道:“何以澈你放我下来”

她的话刚说完,何以澈便体力不支重重的把她摔在地上。

后面发生什么,颜英就不知道了。

见她不醒人事,何以澈心乱如麻,做着以前家庭医生交给他的心肺复苏,何以雯听到动静,飞快的跑了出来,赶紧拨通了附近医院的电话

好在附近是的医院离何以澈的家很近,没过多久救护车就到了家门口。

颜英被医生抬上了救护车,何以澈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喃喃自语:上天保佑,老婆一定要平安无事,一定要平安无事。

何以雯在一旁劝慰道:颜英姐,吉人自有天象,一定会没事的。

等颜英醒来后,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不远处,何以澈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在交谈着。

他急切的问“陈医生,我老婆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陈医生看了看检查报告说,平静的说“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妻子很快就会醒了。”

“要多久?她都很久没醒过来,会不会出现并发症像网上说的那个颅脑损伤或者颅内血肿等。”

陈医生扶了扶眼镜,无奈的说“何先生,根据检查来看你爱人没有那么严重,她是因外力导致轻微脑震荡,发生短暂性昏迷,不出意外的话,30分钟内就会醒过来”

何以澈看了看表,紧张的说“从昏倒到现在都快30分钟,她怎么还不醒啊!”

颜英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喊着“以澈,我现在醒了你不用担心了”

听到颜英的声音,他急忙的跑过去站在她身旁,小声的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逞强,害你现在躺在病床上”

颜英:“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陈医生走到她的面前,问“你现在头痛,头晕,恶心吗?”

“头有一点痛,没有头晕,以及恶心”

“能想起摔倒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先生对我进行公主抱后,然后就摔倒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

陈医生点了点头:“何先生,你可以安心了,你爱人已无大碍,但还是要注意卧床休息,避免外界不良刺激,减少脑力活动,2周内就能恢复正常”

何以澈紧紧的握住颜英的手“你现在需要什么,小雯在办理住院手续,马上就到了”

“不用住院,我在家躺着就好”

“不行,一定要住院,万一有了后遗症怎么办?”

“一点外伤而已,没事的”

“不行,一定要住院”

陈医生开了口“颜小姐,你要不就留院观察2天好了,打消你先生的顾虑你看怎么样?”

医生都这么说了,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只能同意了。

何以澈添油加醋:“就住两天,两天没事后咱就回去。”

颜英说不过他,只能点头应许,“嗯,都听你的”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何以澈接过电话。颜英余光一扫,来电显示是岳母大人。

何以澈“你好妈妈,我跟你说个事”

颜楠:“以澈你找妈妈有什么事?”

“颜英住院了,我想跟你请几天假”

听到女儿住院了,颜楠的心紧张的七上八下的,强装镇定的问“为什么住院?严重吗?”

“轻微脑震荡,医生说要留院观察2天”

只是轻微脑震荡,那就好,不是什么大病大祸就行。

“你让她安心住院就好,酒店的事不用她担心”

颜楠虽然很担心女儿的身体但还是很好奇她是怎么造成轻微脑震荡的。

何以澈如实的把事情经过讲给岳母听。

颜楠让何以澈把手机递给老婆,颜英不情愿的接过手机,有气无力的说“喂!”

一听到电话里女儿有气无力的声音,颜楠心中乐开了花,笑着说“公主抱?就你那种身高体重还想公主抱,真没想到你玩的还挺嗨的,照你们这种玩法,是不是我明年就可以抱外孙(女)了”

当以澈和妈妈说公主抱的时候,我就知道妈妈误会了。

颜英无奈的解释道“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只相信结果”

颜英有些尴尬:“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没有……”

话还没说,颜楠就匆匆的挂掉电话,等她再打过去已是忙音。

何以澈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妈妈有说什么吗?”

颜英将手机递给他,若无其事道:“她什么都没说,她让我好好休息”

何以澈:“那你要听岳母的话,要乖乖的”

“好!这个点你不回去吗?”

“我留下来陪你”

“我不要”

“为什么?”

“我明天想吃你做的早餐,你留在这我怎么吃早餐”

“医院离家里很近的,开车不到10分钟就到家了”

颜英坚定的说“不行就是不行,赶紧回家睡觉”

面对老婆的强烈拒绝,他只好答应了,恋恋不舍的走出病房。

他在走廊上看到要去病房的何以雯,怕妹妹吵闹,硬生生的拉着她回家了。

何以雯不解的问“哥哥你不在医院陪颜英姐吗?”

“她不让我陪”

“哦!是这样,你等我一下”

望着妹妹匆匆离去的背影,他无奈的叹口气,自言自语:“我真没用,一个公主抱都坚持不了多久。”

何以雯没有理哥哥,现在的自己只想知道一个答案,一个可以改变自己未来的答案。

她走到颜英眼前,挥了挥手,严肃着说“知不知道我是谁?”

颜英瞪了她一眼,悠悠地说“何以雯,我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不是老年痴呆,当然知道你是谁?”

她苦笑道“你晚上说过你看好我的爱文影视,是真的吗?”

颜英神情坚定,严肃的说“我以人格担保我今天晚上说的话都是真的”

何以雯如释重负的长叹一声,然后开口:“我要就是你句话,不打扰你休息了”

话说完后,她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病房和哥哥汇合。

回家的路上,何以雯在心里默默祈祷道: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颜英姐,你一定要早日康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