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46章 晚宴

第46章 晚宴

刘云唅回到住处,望着衣橱里各式各样的衣服,发了愁。

顺手拿出一件粉色的蕾丝连衣裙,皱着眉头说:这件太可爱了,不适合这次的晚宴。

拿出一件紫色的礼服,长长的礼服直达小腿部位,紧贴身体的设计让曼妙的身材完美展现出来,她直摇头,不满的说“这件确实能展现身材,就是太保守了,梁凯乐应该不喜欢自己穿的太保守去参加这次晚宴”

又拿出一件黑色露肩紧身裙,在身上比了比,个性独特的露肩,使锁骨变得性感,亲和贴身的设计又能将身材完美的表现出来。

“这件不错!就这件了”

刘云唅将这件黑色露肩紧身裙穿在身上,又化了一个美美的妆,心满意足的去赴这次晚宴。

如她所料,这次宴会不止自己和梁凯乐,有杨子凡,杨子凡的经纪人张连元,还有《总裁大人爱上我》的制作人陈建安。

何以成独自一人望着窗外,浑身散发帝王般的气质,使人不敢轻易的靠近。

刘云唅不知道窗外有什么风景吸引着何以成,据自己所知,窗外只有奔流不息的车流和孤单的夜景,何以成不止一次喜欢望窗外,每次完事后,何以成会马上穿好衣服,独自一人开车离开她家。自己每次都以为他回家了,没有多在意,毕竟他是个有家室的男人,自然不能留在这里过夜。直到偶然的一天,在何以成刚走没多久以后,自己觉得房间有点闷,拉开了窗帘。在窗外,看见何以成就在她家附近不远的地方,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他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车头,落寞的看着前方,前方是条大马路,因为时间太晚了,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也只有零星几辆车子经过。

自己想下去劝他赶紧回家,可又不敢,她怕何以成为此生气,她见过何以成生气的样子。

暴躁的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砸掉,电话砸个稀巴烂,砸了电话还不解气,拿起办公室墙上放着的高尔夫球杆砸向电脑,上万块的电脑一下子就报废了,还不准办公室的人走,非要他的秘书们看完全程。自己第一次看到何以成这个样子都吓坏了,生怕他会把怒火转移到自己身上。而他的秘书们则是一副无所谓的的态度,看样子,何以成不是第一次这样发火了。

平时外表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何以成竟然有如此暴躁的一面。

何以成在办公室发泄完,就让刘云唅陪他在酒店里吃饭。

面对这一桌的美味佳肴,她吃的那是一个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夹着菜,就怕何以成一个不高兴,直接当着她的面把桌子掀了。

何以成就跟没事人一样,热心的帮她夹着菜。

她小声的说“谢谢,何总”

何以成温柔的笑了笑,一边夹着菜一边问道“小唅,你今天看到了什么?”

她愣了,在心里嘀咕着“何以成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他这么问,应该是想看我的反应,我能有什么反应,当然是顺从他”

刘云唅调皮的眨了眨眼,温柔的说“何总,你的办公室好大,但有一点不好,只有一个鱼缸做摆设不符合您现在身份。”

何以成把鱼夹到她的碗里,轻轻的问道“那依小唅的意思,以我这种身份,应该用什么做摆设呢?”

刘云唅在心里不满的说道“我又没有办公室,怎么知道办公室应该用什么装饰,梁凯乐的办公室除了办公桌就是一些字画啊!如果自己说名人字画会不会太普通了,何以成养的什么鱼,自己也不认识。每次点菜必有鱼,办公室也有鱼,何以成应该很喜欢鱼才对,自己除了可食用的鱼什么鱼都不认识,总不可能介绍养什么草鱼,鲫鱼之类的吧!多土啊,观赏鱼就认识金鱼,锦鲤之类的”

何以成眉头深锁不满的问道“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要想这么久?”

她看到何以成脸色有些难看,急的直冒冷汗,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养锦鲤”

何以成听了以后,不由的笑出声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问道“我为什么养锦鲤?”

刘云唅微笑的向何以成做了个辑,温柔的说“锦鲤代表福气好运,希望何总在未来的日子里福气满满,好运连连,心中想的事一定会达成。”

何以成看着面前的她,心中沉思着:刘云唅这次马屁拍到心窝里去了,虽然自己拥有着旁人羡慕的财富,但是这都是爷爷给的,如果哪天惹爷爷不高兴,自己将一无所有,正所谓树倒猢狲散,什么时候才能如自己所愿,真正的坐上何氏董事长的位置。

何以成邪魅的向刘云唅笑了笑,笑的她心中一阵发冷,她心里寻思着:说恭维的话,也能刺激到何以成敏感的神经?他千万不要当着自己的面再发怒了,这里是餐厅,传出去,媒体又要对此评论一番了,自己才刚红,经不起这样折腾。

她小心翼翼的吃着菜,不敢看着何以成。

何以成从小在商界摸爬滚打十几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对于她的害怕,早就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他温柔的抚摸刘云唅的侧脸,轻轻的问“小唅,《总裁大人爱上我》这部戏演完后,想演什么角色?”

何以成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受宠若惊,何以成外表是精明能干的商界精英,实地里却是个精神不稳定的“暴君”,对你好的时候,你是天上的星星,不想对你好的时候,你是就是地上的蝼蚁,随意踩踏。

自己虽然和何以成是互取所需,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一旦触碰到暴君的逆鳞,后果无法想象。刘云唅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要让男人时刻保持新鲜感,过分的要求,点到为止。

刘云唅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小唅谢谢何总的栽培,我决定在拍完《总裁大人爱上我》以后,修养一段时间”

何以成皱着眉头,不假思索的问道“怎么突然好端端的要修养,趁着这部剧大火,再接一部新剧让自己更火才对”

她面露苦涩,紧抿的嘴唇一言不发,眼睛里闪着点点泪花,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看着怪心疼的。

看到刘云唅伤心难过的样子,他猜出一二,刘云唅出道挣钱是为她母亲,她母亲因欠高利贷被人砍成重伤,到现在都没醒来。

如果不是刘云唅出了她母亲这一档子事,按照她的人生轨迹,应该会从戏剧学院毕业,接几部不温不火的剧本,演几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然后和她心爱的人进入婚姻的殿堂,从此过来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看到刘云唅伤心难过的样子,何以成突然有点心疼她,心疼她本应该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没想到为了母亲甘愿做了别人的小三,心疼她小小年纪就要背负全家的重担。

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急匆匆的跑向洗手间。

对于他怪异的行为,刘云唅感觉到不可思议,自己刚刚想起母亲的事,所以有些伤心难过,可是他为什么也跟着伤心难过,何以成会突然伤心痛苦吗?答案是明显不可能。还是说何以成身上有隐疾?看他那突然痛苦的表情,隐疾这种事不就不离十。

担心他的身体,心急如焚的刘云唅也跟了过去。

何以成急匆匆的跑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拼命的洗着脸,一拳打在洗手台的光洁的大理石上面,他望着镜子里,一脸都是水的自己,愤怒的在心里呐喊着:刘云唅只是自己众多情妇之一,自己没有理由为她伤心痛苦,今天不可以,以后也不可以,也不可以想起当年把自己亲生儿子卖给何家的臭女人。

刘云唅在男洗手间不停的徘徊着,虽然何以成和自己吃饭,特意包下这一层楼,就算自己进男洗手间也不用担心会被记者偷拍。

哪怕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刘云唅还是不敢贸然进入,她怕自己突然进入男洗手间,何以成会生气。

刘云唅在门口轻轻的问道“何总,你在吗?”

何以成待在镜子面前,任由水从脸上滑过,对于她的叫声,自己不想理会。

里面的人没有回应,刘云唅更加担心了,她怕何以成不理自己,是因为隐疾突然晕倒了。

刘云唅直接在门口大喊“何总听到吗?何总你还在吗?”

何以成心中烦闷的时候,最讨厌旁边有人在大喊大叫了,他顾不上自己的此刻的形象,跑出门外严厉的呵斥道“刘云唅,你到底有完没完?立刻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快点,现在不想看见你”

刘云唅被何以成突然而来的呵斥,吓的慌了神,撒开腿就跑,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出现在电梯里,她在电梯不满的嘀咕道“明明担心他的身体,可他却不领情。吃饭的时候,何以成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可是他从洗手间出来却是另外一番模样,头发湿湿的,面目狰狞。难道说这才他本来的面目,何以成,叫你暴君,一点都不过分”

刘云唅回到住处后,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改成了暴君,光这样,她还不解气,在本子上,写满了何以成是暴君,直到把一个小本子写完了,她这才明白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不过就是何以成养的情妇之一,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

自己只不过是破坏人家美满家庭的小三而已,哪能这么矫情。

刘云唅默默的把何以成的联系方式改回来。对于这本写满字的本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把本子扔掉,刘云唅有些舍不得,毕竟这是花了自己好几个小时的“杰作”

就这样把本子放在这里,要是让暴君看见,他生起气来,自己准没好果子吃。

刘云唅思前想后,把那本小本子藏了起来,藏在暴君永远不会去的地方。

自从那次事件后,何以成找她的次数变得明显比以前少,从一周两次,变成一月两次,有时甚至一次都没有,刘云唅丝毫不在意,可能最近暴君又找了个新欢吧!

再次见到何以成,便是在这次宴会上了。

何以成见所有的人都来齐了后,打了个手势,服务员便把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语言,一个人闷声的吃着大餐,在宴会的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也纷纷加入闷声吃大餐的队伍里。

他酒足饭饱后,擦了擦嘴,笑着说道“听说我这部《总裁大人爱上我》的剧,剧都还没拍完,就在网上火了起来,各位干的很不错”说完,便自顾自的鼓起掌来。

其他的人听后,停止手上的动作,低着头,默不作声。

万事总有例外,杨子凡听了他的话后,微微一笑的说“谢谢,何总的夸奖,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杨子凡微笑着看着周围的人,周围的人冷着脸看着他。

杨子凡意识到房间气氛的不对劲,低声下气的说道“何总,不好意思,我脑子笨,没理解您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