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47章 陈建安

第47章 陈建安

何以成皱着眉头,手里的筷子直接砸向杨子凡的脸,霎那间,杨子凡的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他痛苦的捂着额头,低下头,不敢呻吟。众人看着他痛苦的样子,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竖起耳朵,听着何以成接下来要说的话。

何以成低哼一声,冷冷的扫视周围,最后的目光落在杨子凡身上,不满的说道“各位确实干的不错,尤其是你杨子凡,我花重金捧你不是让你丑闻满天飞,如果你前女友不能消停,你就不用演这部剧的男主角,以后也不用出演任何角色了,你被雪藏了”

何以成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般刺激到了杨子凡,杨子凡快步的走到何以成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声泪俱下的说道“何总,对不起,因为我的事拖累了剧组,我有罪,原谅我吧。”

杨子凡说完,用手扇自己耳光,耳光扇的啪啪的响。

他扇了自己十几个耳光后,脸肿的像个红苹果一样。

何以成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丝毫不为此所动。

杨子凡停止了自扇耳光的动作,跪的笔直,无助的看着何以成。

何以成喝了一口酒,微笑的说道“杨子凡,你打够了吗?”

杨子凡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打够了”

他又问“杨子凡你有什么解决方案?”

杨子凡朝他嗑了一个头,颤抖的说道“爆我料的前女友叫王雅琴,就职于何氏建材。我跟她已经分手了,我去求求她,让她删贴。您看这样行吗?”

何以成看向张连元,询问道“你们经纪公司有做什么措施吗?”

张连元点了点头,平静的回答道“我已经拜托好媒体朋友,让他们不要随意带节奏,尽量把这件事给压一压。如果王雅琴能够删贴,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何以成严肃对张连元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处理好这件事。如果三天之内,事情得不到完好的解决,你自己看着办”

张连元微微的点头,抿着嘴不多说一句话,张连元明白此时的他,说什么都是徒劳的。何以成是个只在乎结果,不在意过程的人。

何以成说完,转身离去。

他一离开,包厢里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杨子凡从地上站起来,跟所有的人打过招呼,就自行离开了。

张连元见杨子凡离开了,也不好继续待在包厢里,和众人打过招呼后,也跟着离开了。

三人陆陆续续走后。

陈建安不满的说道“我就知道杨子凡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要不是看他的长的帅,我才不会用他当男主呢!戏都没拍完,争议都这么大,这剧以后怎么找买方?”

梁凯乐给陈建安倒了一杯酒,劝慰道“陈哥,别生气,不是还有小唅吗?”

刘云唅见状,端起酒杯对着陈建安,温柔的说“陈哥,这杯酒小唅敬你”

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酒后,朝陈建安微微一笑。

刘云唅本身就长的标志,气质又清新脱俗,这一笑,吹散了陈建安现在的烦恼。

美人敬酒,哪有不喝的道理。

陈建安端起酒杯,也跟着一饮而尽,对着刘云唅温柔的说“就算把杨子凡这个男主角换掉,我也不会把小唅换掉,为什么呢?小唅的演技比杨子凡好太多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得到陈建安的肯定,刘云唅会心一笑,附和道“我一定会演好这部剧,谢谢陈哥对我的肯定”

陈建安把手一摆,淡定的说“小唅,你太客气了,导演都夸你呢!说你认真,有悟性”

梁凯乐听了这话,笑的合不拢嘴,轻轻拍了拍陈建安的肩膀,笑着说“有了陈哥这句话,小唅做再多,都是应该的。”

陈建安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白酒,端起酒杯,看着酒杯里的白酒,淡淡说道“一瓶普通的水,超市要卖2块,可到了饭店,这瓶普通的水却能卖5块,平台的差异直接决定了价格。”

他放下酒杯,指着刘云唅说道“小唅你与杨子凡就如这瓶普通的水一样,你们的态度决定了市场。有潜力的人哪怕去剧组打个酱油都能火起来,没潜力的人就算让他演男主,他都火不起来,小唅,我看好你”

刘云唅微微一笑,礼貌的回答道“谢谢陈哥的信任,我能有现在的成绩,离不开陈哥与梁哥的栽培,在这里小唅谢谢两位了”

梁凯乐笑了笑,没有说话。在他看来,只是普通的互捧而已,没有必要太过在意。

陈建安笑着摆了摆手,礼貌的说道“小唅现在拥有的,大部分都是靠自己,我和凯乐就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不用放在心里”

刘云唅笑着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建安将手里的白酒,一饮而尽,闭着眼睛,用舌头慢慢感受茅台的芬芳。

梁凯乐看了一眼手表,对他说道“陈哥,时候不早了,您喝了酒不方便开车,我今天没喝酒,开车送您回家吧!”

陈建安听了梁凯乐的话,不满的直摇头,大喊着“我这才喝到哪跟哪啊?这么一点酒,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陈建安拿起酒瓶,又往杯子里倒酒,倒满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这杯,还不够尽兴,拿起酒瓶又倒满一杯酒,痛快的一饮而尽。

梁凯乐看到陈建安这样,朝刘云唅使了一个眼色,她看到后,立马就明白梁凯乐的意思。

刘云唅站起身来,对着陈建安温柔的说道“陈哥,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去处理,不好意思,那我就先走了”

陈建安此时已经喝的有点迷糊了,手放在桌上摇摇晃晃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盯着酒瓶,结结巴巴的说道“既然,小唅有事,那就,那就先走吧!我,我,还没喝够呢!”

刘云唅收拾好东西,离开以后。

偌大的包厢就只剩张建安和梁凯乐。

陈建安和梁凯乐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两人都是从娱乐圈底层一步一步慢慢的爬上来。两人虽然工作不同,但多多少少都会有接触。陈建安是能帮梁凯乐的忙,就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没有一句怨言,梁凯乐私下经常请他一起吃饭,对于陈建安的个性也有一番了解。

梁凯乐知道他的酒量,才这么一点酒,陈建安是不会喝醉到说话结巴,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喝着闷酒,一定是发生了很棘手的事。

陈建安拍着梁凯乐的肩膀,突然大喝一声,大声的说道“凯乐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部剧花了很多的钱,连我儿子结婚要用的钱都拿来了”

梁凯乐紧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陈哥你怎么了?剧组缺钱吗?”

陈建安没有说话,拿起桌子上酒瓶,又倒满一杯酒,正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梁凯乐拉住陈建安的手,从他的手上夺过酒杯,把酒杯放在离陈建安较远的位置。

梁凯乐严肃的对他说“陈哥,你这样喝下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是不是剧组缺钱了”

陈建安两腿一伸,瘫坐在椅子上,哀愁的看了梁凯乐一眼,悲伤的说道“剧组何止是缺钱,商量好要投资这部剧的投资人,在得知杨子凡的丑闻后,纷纷决定不投了。他们大概是觉得,杨子凡做为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就有这么多的黑料,要是让他大红之后,岂不是有更多的黑料。”

梁凯乐劝慰道“陈哥,作为一个明星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黑料的,这在我工作的圈子,这是很正常的事,帮名下的艺人处理好绯闻和黑料,是我的工作内容之一”

陈建安看了一眼梁凯乐,冷冷的说道“哪有像杨子凡这样,刚红起来,连作品都没有,黑料一大推的人吗?不就是仗着何以成有意捧他吗”

梁凯乐想了想,回答道“陈哥,有是有,像邓先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邓先源作为童星出道时,从小到大黑料还是挺多的,像什么打架进派出所,出入夜店啊!不配合导演。可他到最后还不是火了。”

陈建安冷哼一声,冷笑道“邓先源,我知道,你知道他拍戏有多认真吗?有一年,我在他工作的剧组做剧务,要拍一个配角在冰水游泳的画面,邓先源直接光着膀子跳入冰水池里,当时影视基地里面的温度是零下2度,大家都穿着厚厚的棉衣,他就这么直接跳进去了,没有说不拍,也没有要求找替身,只有三分钟的画面,邓先源拍了半个小时,也就意味着邓先源在冰水待了半个小时,邓先源从冰水里出来,没有抱怨什么,只是默默的换了衣服,接着拍下一场。”

梁凯乐陷入沉思,当时因为邓先源黑料太多,人气迅速下降,他当时经纪人直接选择放弃他了,还对外放话:邓先源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经纪公司准备将他雪藏起来,他现在的经纪人自告奋勇的要带他,当时他的经纪人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了,当时好多经纪人都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想红想疯了。

后来发生的事,打了所有的人脸,那个女人在带邓先源的第五个年头里,邓先源先后获得最佳新人奖,最佳男主角奖,成功的将邓先源由黑翻白,带火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