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海棠书屋 > 奉旨成婚,抱紧我的小奶狗 > 第324章 何雨欣

第324章 何雨欣

刚把这个念头说给母亲听,方思源立马遭到她的严词拒绝。

刚开始,方思源还以为是母亲害羞了,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点头,于是就跑到她身边使劲浑身解数。

没想到撒娇卖萌,潵泼打滚,信誓旦旦的立下保证书,结果换来一顿她的毒打。

那还是,方思源第一次挨母亲的打,也是第一次看见她气急败坏的模样。

挨了一顿毒打以后,方思源老实了,在母亲的面前再也没有提起过添弟弟妹妹的事。

时针指向10点,担心他的身体,何管家好心出言道,“夜深了,您该休息了。”

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何老爷子不甘心的把笔扔在桌上。

“唉,才晚上10点人就已经累到了。”

“人要服老,老爷子你的曾孙方思源来到这,我把他平安带到以澈的房里。”

惊讶的看着他,何老爷子厉声道:“方思源是什么身份,还需要我和你明说吗?”

装模作样的掰了掰手指头,何管家不假思索道:“你曾孙女何雨欣的亲哥哥。”

理好像是这个理,何老爷子气的吹了吹胡须,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生物钟不知不觉的响起,何以澈早已困的哈欠连天,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半点赶方思源与何雨欣回房间睡觉的意思。

白天睡了五六个钟头,到了晚上10点,何雨欣不仅不困,反而更精神了。

与哥哥与堂婶婶玩飞行棋几个回合下来,依旧精神饱满。

颜英也不困,她白天的时候为了调查市场,特意带着白琴开了一次钟点房。

可当她看到何以澈为了不打扰她们三人的兴致,强忍睡意成为一个非专业游戏解说员时,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时间很晚了,我们早点回房睡觉吧。”

说着,她便和方思源一起开始收起起铺在地上的飞行图。

何雨欣不干,哭着跑到何以澈的身边诉苦,“我马上就到终点了,婶婶她耍赖,我不要睡觉我要继续玩,终点的冠军礼物是我的。”

“终点的冠军礼物,婶婶全部送给你”

倔强的撅起小嘴,何雨欣出声道:“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婶婶,我要继续玩。”

“你这么小就有骨气,婶婶十分欣赏你”

说完,颜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收拾的脚步。

玩了好几个回合,都一直垫底的方思源笑而不语。

收拾的干干净净,自己的游戏彻底凉透了,何雨欣哭的更伤心了。

“一般这种情况,有人抱着她走几步,她就不会哭的这么肝肠寸断。”

方思源站在一旁,认真的解释道。

何以澈主动的抱起她,何雨欣这才停止了哭泣。

游戏不成就求抱抱,撒娇卖萌能解决百分之八十的不愉快。

会心一笑,颜英从何雨欣的身上get到了一个新技能。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能不能留在叔叔你这儿过夜。”

怀揣着不安与期待,方思源紧张的开了口。

在何以成两口子婚姻闹剧,本想保持中立的何以澈,看到现在不安的方思源,动了恻隐之心。

“过夜可以,明天你一大早就要回自己家,要是让你妈妈发现你一晚上都不在家,你的爸爸就得遭罪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颜英从他俩的对话中,仍然能嗅到一丝丝端倪。

感情不好的两口子又吵架了,贼凶贼凶的那种。

听到哥哥可以留在这,何雨欣高兴的蹦蹦跳跳,可当她发现,婶婶正笑着看着自己时,一瞬间便恢复了小女孩般的矜持。

“谢谢,叔叔婶婶愿意让我们兄妹俩个住在这里。”

见识过何雨欣活泼好动的样子,颜英反而有点不适应她现在的礼貌端庄。

“呵呵,不用客气,我喜欢你之前的活泼样子。”

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何雨欣找准机会立马躲在哥哥的身后。

方思源温柔的笑了笑:“我妹妹有时挺害羞的,让叔叔婶婶看笑话了。”

依偎在他结实的后背,何雨欣奶声奶气道:“我想要和哥哥一起睡”

“这里有空房间,你们俩就去隔壁房间吧。”

方思源摇摇头,不想带着妹妹一起去空房间。

“有难言之隐吗?”

方思源朝颜英招了招手,想和她单独说些悄悄话。

颜英不由分说的将何以澈与何雨欣推出了房门。

刚走没几步,越想越不对劲的何以澈,快速的趴在门上,妄想能透过门听到里面的只言片语。

何雨欣见堂叔叔这样,立即有样学样。

“你俩这是在干什么?”

何老爷子皱着眉头,指着他俩厉声呵斥道。

何雨欣的泪水立马像打开阀门的水龙头,哗啦啦还带着响亮的声音。

“怕怕,澈叔叔,我怕怕”

何以澈立马抱起她,轻声的对爷爷说,“爷爷,你都吓到她了。”

“一点声音都能吓破胆,她还配做我何家的曾孙女吗?”

何雨欣哭的伤心了,何以澈怎么哄都没用。

“雨欣还是小孩子,您不能这样。”

她的哭闹声成功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何管家拿着何以雯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火急火燎的朝声音发源地赶过去。

听到门口的动静,方思源本想出去,颜英立即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你还是小孩子,有些事情就由你澈叔叔处理吧,别看你澈叔叔不苟言笑话不多,其实他本事可厉害呢。”

“澈叔叔他很厉害吗?”

“厉害呀!”

“婶婶那你崇拜他,喜欢他,爱慕他吗?”

两片红晕悄悄的上了脸,颜英立马岔开话题。

“小孩子不能老是纠结什么情什么爱,学生的重点就是学习”

“婶婶,我这次考试是全班第一名。”

“那也不能代表年年都是第一名,思源你不能骄傲的”

“只要我想,我能每年次次考试都能拿到第一名。”

头顶隐约一只乌鸦飞过,颜英顿时哑口无言。

“初来乍到,我们兄妹俩都不是很熟悉何家大宅子的环境,能和你们俩待在一个房间吗?”

打量着不远处的大床,又想起自己与以澈会时不时的换个睡姿。

颜英从储物柜里拿出以澈平时午休用的折叠型单人床。

“四个人挤在一张床不舒服,今晚你就委屈一下。”

“不委屈,能和妹妹在一起,打地铺我都愿意。”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思源你还是小孩子,有些事情不能全扛着,你需要有人开导你。”

“谁?”

“谁推进了你父母离婚,你就找谁。”

不用婶婶说,方思源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